过往阑珊

在下九君,有礼了

立flag,期中考完写完。

各位做个证哈!

[王柔]魔术表演


*ooc归我

钢琴家柔×魔术师王


唐柔曾有幸见识过一场魔术。

魔术师修长的手指解开袖口的纽扣,洁白的鸽子从衣袖飞出,停在魔术师的高筒帽上。

魔术师指尖轻轻一点,高筒帽变成了一只纯黑的鸽子,和白鸽子停在他的双臂上。

魔术师衣领和袖口的纽扣不见了。

“那现在……”魔术师微微一笑,“这两只鸽子将会选出位美丽的小姐。”

他话音未落,两只鸽子已振翅飞起,盘旋一周后落到了唐柔肩上。

“请这位小姐上台。”魔术师微微偏头,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唐柔无视身边好友艳羡的目光,平静的起身。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拖尾的酒红色长裙,款式简洁大方,正好和魔术师的纯白礼服相映衬。

适时魔术师打了一个响指,原先落在唐柔肩上的鸽子缓缓飞起,衔起她的裙摆。

已经有人认出唐柔了,毕竟她刚刚结束的那场音乐会着实让人惊艳。

魔术师吹了声口哨,两只鸽子化作两朵玫瑰,一红一白插在她的发梢。

“那么,请这位小姐转个圈。”魔术师伸手。

唐柔的手轻轻搭在他手上,转了一个圈。

场下的观众惊呼起来------白玫瑰变成了一轮皓月,红玫瑰变为了一点朱砂,落在唐柔眉间。

有意思。唐柔暗笑。

魔术师接过那轮皓月,眉目含笑:“你是我的朱砂痣,我是你的白月光。”

全场掌声雷动,魔术完美落幕。


“真羡慕你……”友人嘟囔着,“那位魔术师可是我男神。”

“你真是审美清奇。”唐柔掐了掐她的脸颊。

“你不知道,他的眼里有万千星辰,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友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还是你粉丝呢!”

“?”唐柔偏头看向她。

“你的演奏会他场场都去,之前你被黑的时候他还为你出过头。”

唐柔想起来了,之前她初出茅庐,四处踢馆,立下了如若不能连挑十九位大师成功就退出琴坛的军令状,结果惜败于无名氏,但并未退出,引得众多谩骂嘲讽。

只有亲近唐柔的人才知道,这是她老师给她定下的要求,可在挑战第十位大师时老师逝世,遗愿只有希望唐柔能扬名琴坛。

话说那位无名氏……好像也是个魔术师来着。

“那我真是艳福不浅啊。”唐柔又掐了掐她的脸,笑语盈盈。

“是啊是啊!”友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二位美丽的小姐是在讨论我吗?”低沉温和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她们转头,正是魔术师先生。

友人惊呼一声。

“很荣幸再次遇见这位小姐。”他摘下礼帽,唐柔看见了他指间的玫瑰花瓣。

“很高兴遇见这位小姐。”他再施一礼。

“唐小姐,请你给你的小粉丝签个名。”他递来两片花瓣。

“签在哪片上?”唐柔掏出口红。

“这里。”他指自己的脸颊。

友人满脸不可置信。

“赏你的。”唐柔直接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们!”友人目瞪口呆。

“嘘。”王杰希向她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拜拜~”唐柔挽住他的手臂,向好友眨了眨眼。

两人就此离去,独留友人独自风中凌乱。


END.


友人:“你才审美清奇呢!”

[王柔]老王家的饭

*ooc归我


“王大眼王大眼王大眼!今天你煮了什么啊!还不开门请你天哥进去品尝!”午饭时间,黄少天带着喻文州到达战场。

“杰希还没醒。”唐柔礼貌的微笑,忍住了想把黄少天嘴塞住的冲动,“请进。”

“王队今天……?”喻文州一边拖鞋一边打听今天的午饭。

“今天我做饭。”唐柔直截了当的回答。

“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哦哦……”黄少天的声音拖长了调,生生唱出了一首山路十八弯,“柔妹子你今天怎么会突然下厨啊是不是老王欺负你啊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啊!”

“黄少天你吵死了。”王杰希突然出现,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王队,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似笑非笑。

“没事。”王杰希乜着眼摇摇头。

然后和唐柔走进厨房,把喻黄二人丢在了客厅。

“这两人今天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兀自嘟囔着。

“队长队长!我们去年送王大眼的那盆王不留行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啊!老王你又新买了一个寒烟柔手办!”

“老王你竟然在咸鱼干上贴了字条……靠!你竟然写我们队长的名字!不要脸!”

黄少天在王杰希家里转来转去,嘴一刻不停,喻文州反而安安稳稳的瘫在沙发上睡着了,自动免疫了伤害。

在黄少天已经无聊到吐槽喻文州的睡姿时,喻文州突然“噌”的坐起来,满脸严肃:“开饭了。”

“喻文州你这鼻子可以啊。”王杰希把菜端到餐桌上,顺便哼哼几声,“你们今天不该来的。”

“怎么?王队因为我们有幸尝得王夫人的手艺,吃醋了?”喻文州眉眼一挑,显然是满满的期待。

“……你们好自为之。”王杰希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语气却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哇柔妹子你深藏不露啊!糖醋排骨!抓炒鱼片!乌鱼蛋汤!四喜素斋!素佛跳墙!”黄少天高兴得直叨叨,撸起袖子就要大快朵颐。

“少天,洗手。”喻文州压住他的手。

等到黄少天洗完手回来,桌上的菜已经少了一半。

“靠靠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就连队长你也和他们同流合污!”黄少天大暴手速开始夹菜。

“唔……”

其余三人一脸似笑非笑,喻文州最先开口:“少天,你还好吗?”

“……”黄少天不想说话。

“……这菜,是谁吃的?”黄少天在沉默了良久后憋出了这一句。

“杰希啊。”唐柔笑语盈盈的双手撑脸,看向王杰希,“他可喜欢吃了。”

“我饱了。”喻文州保持微笑。

“我也饱了。”黄少天不想说话。












“哎,”唐柔戳戳王杰希的腰,“你是怎么吃下去的呀!”

“习惯了。”王杰希面不改色的继续夹菜。

“哦……”唐柔若有所思。

“你今天做的月饼呢?”王杰希突然问。

“在这儿。”唐柔往他怀里一凑,吻上魔术师。

“中秋快乐呀,我亲爱的魔术师。”

“谢谢你,”王杰希回吻,只有话语在空气中回荡,“爱我。”


END.

王杰希和他的老师们

王杰希的数学老师对他是又爱又恨,爱是这孩子解题方法千奇百怪却又理由充分,每次改他的作业都像小时候拆开干脆面时里面的卡片时的心情,小心翼翼又期待万分。

恨的是他上课时总是一本正经的质疑老师,尽管有时候是错误的但那副样子还是让人觉得他说的都是对的。以及上课时面上认真听讲,藏在桌子底下的手却在复原魔方。

语文老师更是欲哭无泪,且不论王杰希写作文如脱缰的野马一日离题千里,写得密密麻麻的阅读理解却与题目丝毫不沾边,填空题更是放飞自我,明明是错误答案却有种正确答案的赶脚。

光是王杰希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就让她头疼。

英语老师倒是格外喜欢王杰希,他认为大小眼有着神奇的魔力。所以当万圣节王杰希cos成哈利波特时他莫名其妙的认为王杰希对他说的不是“Nice to see you”而是“阿瓦达索命”,当时整个人吓得躲到数学老师身后,随便瞟了一眼数学老师手上王杰希的卷子,更加坚定了王杰希其实是魔法师对他们麻瓜们不顾一屑的想法。

然后在王杰希决定辍学打荣耀时他偷偷把王杰希拉到一边送了他一根魔杖和一边扫把。

“You'll scare them to death with Awa Daso's life!”

所以王杰希浪得让人怀疑下一个技能不是星星射线而是阿瓦达索命是有原因的。

[王柔]震惊!王杰希为微草竟做出这种事……

梗来自群里大大们的聊天 戳这→微草队长,在♡线♡卖♡身
我只是个负责整理补充的~

有毒慎戳

请做好心理准备

开始———了

“队长……”
“队长你别走……”
“队长我们会想你的……”
微草成员围在王杰希身边,个个眼眶泛红。
-如果忽略他们手上的风油精就很感动了-
王杰希做在椅子上,颇有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小队长,我们只能陪你到这儿了……”方士谦 发来贺电,不是,表示心疼小队长。
“杰希啊……去了之后好好干……你是微草的希望啊……”林杰发来贺电,不是,表示心疼微草的希望。
王杰希长叹一口气,拿上行李,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微草的大门。

“柔柔你说真的吗?”
“你要回家工作?”
“而且还是总裁?!”
陈果震惊脸
“嗯……”唐柔无力的趴在桌上,把玩着寒烟柔账号卡。
“话说唐伯伯为什么不赞助兴欣而要赞助微草啊……幸好现在是夏休期。”方锐满脸不解。
“可能是因为……他觉得王队比较……?”唐柔百思不得其解。
“能掐会算?”
“未卜先知?”
“走位风骚?”
“邪王真眼?”
“好了我要走了。”唐柔不客气的打断了叶修魏琛和方锐的调侃,坐上网吧门口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徒留兴欣一众目瞪口呆。

“王队……”唐柔看着拎着行李的王杰希欲言又止。
“唐小姐,我是微草派来伺候您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说。
“哦,”唐柔掏出墨镜,冷漠的回答,“跟我走。”
“好。”王杰希拎着箱子跟在她身后。
王杰希看着唐柔的高跟鞋,心不在焉的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被微草给卖了???
办公室到了。
“开始吧。”唐柔在电脑前坐下。
“???”王杰希一脸懵逼。
“竞技场。”唐柔麻利的刷卡登录。
“哦……”王杰希反应过来,掏出账号卡登录。
不出所料,唐柔输了。
“明天继续。”总裁大人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好。”

第二天
竞技场见。
唐柔输。

第三天
竞技场见。
唐柔输。

第四天
竞技场见。
唐柔输。

第五天
竞技场见。
唐柔输。

第六天
……如上

……

“王杰希。”在输了不知道多少次后,唐柔脸色凝重。
“嗯?”王杰希微微抬眼。
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于你的所做所为,我决定,”唐柔特意停顿观察王杰希的表情,发现后者毫无反应,“撤资。”
“我是有独立人格的人。”王杰希前言不搭后语的来了一句。
“噗嗤!”唐柔看着面无表情的王杰希,突然来了调戏他的兴致,“小娇妻不需要独立人格。”
“哦。”冷漠.jpg
“再给我个机会?”王杰希挑眉。
“好吧——”唐柔点点头,“小、娇、妻。”
王杰希:o_O

王杰希输了。
唐柔赢了。
唐柔不高兴了。
又要撤资了。
“为什么?”小队长百思不得其解。
“你放水了。”总裁理直气壮。
我不是我没有……王杰希生无可恋。
“那再来?”唐柔挑眉。
……
王杰希赢了。
唐柔输了。
嗯,天凉了,是时候让微草遭殃了。
自家老板生气了怎么办?
自家老板兼媳妇生气了怎么办?
在线等,急。
王杰希从几千万条回复中挑出了最靠谱的一条:
当然是在床上满足她啦
于是王·小娇妻·杰希的日程安排变成了这样:白天jjc,晚上……嗯(自行体会)
十分充实。
然后某天老唐董事前来视察,发现了【哔——】,气得要打断王杰希的腿。
王杰希看了看总裁,发现总裁并没有要救他的意思,不禁悲从中来:
“你还没发现我喜欢你么!!!”
声声泣血,令人动容。
唐柔一脸懵逼:我妈做错了什么?
老唐董事拍下一张支票,多少钱自己填!只要你离开我女儿!
王杰希心灰意冷:“我不要钱,我要她。”
老唐董事马上扭头对唐柔说:“如果他不走,你就嫁给那个……叶家大儿子!”
“我走。”
王杰希收拾好不多的行李,低着头,慢慢的、艰难的走出了唐家大门。

闻讯赶来的方士谦骂自家小队长:
“你傻逼啊!给钱不拿!你不要钱我去服侍唐总啊!!!”
王杰希:“可是我不想要钱她我想要她。”
他后知后觉的生气:“她是我的!!!”
方士谦:“……我说的唐总是唐书森行了吧。”
【4000dbq】

唐书森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赞助第十二赛季的总冠军。
结果……最后是微草VS蓝雨。
据蓝雨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员透露,微草队长王杰希在这次比赛中比往常更可怕,他觉得王杰希好像真的想一扫把拍死他。
此处应有BGM:“因为爱情……”
结果蓝雨赢了。
王杰希个人MVP。
唐书森再次深思熟虑,决定赞助蓝雨,然后私人赞助王杰希。
也就是:赞助给了蓝雨,但唐柔是王杰希的。
Perfect!

END.

顺便的一个群宣→王柔★股价暴涨★,群聊号码:86085674

[王柔]今天王杰希秃了吗


*ooc归我
*很短,一个脑洞。
*文不对题系列

王杰希擅长撸猫。
这是联盟里人尽皆知的秘密。
唐柔擅长撸王杰希。
这事只有王杰希知道。
唐柔的手在王杰希头上一下一下的轻抚,然后顺着鬓角滑到耳朵,又辗转到额头,再沿着饱满的线条向下,在眼睛处停住,调皮的于眼皮摸几下,然后随着高挺的鼻梁到嘴唇,临摹出精致的唇形,最后是下巴,她的纤手一挑,魔术师不由自主的抬头。
“别闹。”他如是说。
“没闹。”战法小姐难得来了兴致,玉手继续往下。
拂过喉结。
到达锁骨。
极其灵巧的打个旋儿,停下了。
五指在锁骨处停下,并无向下之意。
痒。
王杰希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她的手。
他的大手带着她向下,游过一寸寸肌肤。
唐柔顺势进攻,将王杰希压倒在沙发上。
“玩火,是会自焚的。”
熄灯。
END.
小心火烛,记得关灯。——温馨提示

【魔女与她的熊孩子8】万年已至,考试结束?!

*ooc归我
*本文含叶橙、王柔、张楚、肖戴、魏果。
*大概是养成?不老魔女&熊孩子
*不定期更新掉落。
*前文见tag
还有人记得考试这个设定吗……

“又是一个万年了。”喻文州擦了擦手,“少天?”
“嗯……”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
“该工作了。”喻文州开始准备。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沐秋眉头紧锁。
“我回来了,”叶修拍拍他的肩,“仅此而已。”
“我不信,”苏沐秋没好气的打开他的手,“当年那一战……”
“别提了,沐橙她……”叶修脸色一变。
两人一齐看向熟睡的苏沐橙。
少女的睫毛轻颤,睡颜平静祥和。
“算了……”
就在两人转身继续交谈时,苏沐橙睁开了眼。

“各位魔女,万年已至,考试结束,请各位前往考场。”
“当然,记得把孩子带上。”

“什么情况?”陈果看了眼和叶修一起抽烟的魏琛。
“不知道诶……”苏沐橙不动声色的把叶修私藏的烟拿走,一脸纳闷。
“果果你看!那是什么!”
“猫头鹰?”
天上掉下两封信。
“是给我们的。”陈果仔细研究。
“请带上您家的熊孩子,前往三生石处。”苏沐橙神情疑惑,“去三生石干什么?还要带他们去?”
“走吧。”陈果已经拉着魏琛跑出去了。
“那我们也去看看吧。”苏沐橙牵起叶修的手。
“好。”叶修叼着烟,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三生石……
喻文州这小子,想干什么?
魏琛有种奇怪的预感。
算了,不管发生什么,保护好自家老板娘就好了。
他看向急吼吼走在自己前面的陈果,颇有些担心。

“果然……”王杰希见到叶修一行人前来,表情格外严肃。
“你们也在这?”匆匆赶来的楚云秀和戴妍琦等人讶异。
张新杰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神色顿时凝重起来。
就连魏琛,也严肃了起来。

“你们觉不觉得……他们长大后就怪怪的。”
魔女们聚集在一起后,唐柔迟疑的开口。
“对对对!柔姐姐你家王杰希也是吗?肖时钦总是莫名其妙的叫我小戴,有时候还会嘀嘀咕咕什么战争之类的东西……”戴妍琦疯狂点头。
“我也听见哥哥和叶修在说什么那一战……”苏沐橙满脸疑惑。
“我莫名对张新杰的一举一动很了解……就像我们一起生活过许多个万年。”楚云秀陷入了沉思。
“魏琛总能找到各种办法让我高兴……就连我会把烟藏哪里他都一清二楚。”陈果仔细回想着二人相处的小细节。
“我觉得他们的到来没有这么简单。”唐柔平静的说。
“还是静观其变吧!”楚云秀一锤定音。

“各位好。”喻文州出现在忘川河上,慢悠悠的朝他们走来。
“这是今年的考试内容。”他随手在三生石上一指,一行大字浮现:
“往生回首,尘缘皆断”
“几位前辈,当年之事,都过去了……”喻文州对叶修等人深施一礼,悄然隐去。
魔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但她们在此时都没有去追根究底,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觉得……”叶修率先开口,打破了一片死寂。
此时却突然出现了一碗汤,径直向他飞去。
“要喝汤还是酒呢……嘻嘻嘻……”奈何桥上烟雾缭绕,堪堪认出一个人影。明明是甜美娇俏的声音,却毛骨悚然。
“好久不见啊,孟婆。”王杰希却在此时开口。
这令已准备自卫的唐柔收起了法杖。

【知乎体】叶修和苏沐橙是情侣档的传言是真实的吗

*莫凡*
*知名电竞选手,兴欣战队队员,毁人不倦操作者*
真的。
【苏沐橙给莫凡瓜子.jpg】
【跟莫凡抢瓜子的叶修.jpg】【伸手向苏沐橙要瓜子的叶修.jpg】
【要到瓜子洋洋得意的叶修.jpg】
编辑于20XX-08-2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赞同 2075 ▼ 感谢♥︎ 收藏★ 评论 1001

*家有三叶*
谢邀。
是真的呀,都见过家长了。
沐橙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姑娘呢。
有一次叶修和叶秋打扮得一模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我和老叶都分不清楚,沐橙一下子就认出了叶修,不带犹豫的那种!
还有啊,平时叶修对叶秋和老叶都是嘲讽全开的,就对沐橙……
哎呦喂那叫一个温柔体贴,我这个亲妈都有些吃醋了。
然后就是两人相处的小细节。
叶修抽烟的时候沐橙如果眉头一皱或露出什么细微的不适的表情,叶修就马上把烟掐灭。
……要知道叶秋闻不惯烟味对叶修一哭二闹三上吊各种方法都用遍了叶修依然不为所动。
沐橙痛经的时候把我们吓了一大跳,那小脸白得哟……然后叶修轻车熟路的准备卫生巾、红糖姜水……还给沐橙按摩,这真的是那个怼天怼地怼叶秋的叶修吗?
B市的夏天是很热的,沐橙常常会因为一头长发而苦恼,叶修就会娴熟的帮她扎丸子头之类干净利落但是贼难扎的发型,而且不需要沐橙提要求或指点,他永远能一次搞定沐橙想象的发型。
沐橙对叶修也特别好,几乎是宠着他。
有时候我都会怀疑到底谁是男朋友了。
有一次叶修从联盟回来,整个人累得瘫倒在沙发上,还不忘向沐橙求抱,沐橙直接一口亲在他的脸颊上,还摸了摸他的头。
还有叶修打荣耀打太久之后眼睛会不舒服,沐橙为了这事专门去学了按摩,在家里经常能看到叶修躺在沐橙腿上,沐橙给他按摩。
看得叶秋都想谈恋爱了。
叶修曾经联合叶秋装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那时把沐橙吓得……
哎呦叶修怎么这么没良心呢!
也亏得对方是沐橙,我估计如果换个人早就分手了,沐橙得知他们在吓她后不但不生气,反而叮嘱叶修一定要注意身体。
叶修那小子好福气啊……
编辑于20XX-08-2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赞同 1069 ▼ 感谢♥︎ 收藏★
评论:
*叶修*:妈……
*苏沐橙*:妈……
*叶秋*:妈……
……

抄送@麻酱是世界第一好吃的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半张纸.:

拒绝校园暴力。


折花入酒:



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加一。




我也遭遇过校园暴力。不仅仅是言语那种。




所以更希望大家能够拔刀相助一下。




所有人冷眼旁观的话,真的很容易抑郁然后整个人不正常什么的。




鹿不乖:







这种人,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




一只w梦君:







胶树林: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魔女与她的熊孩子7】似是故人归

*ooc归我
*本文含叶橙、王柔、张楚、肖戴、魏果。
*大概是养成?不老魔女&熊孩子
*不定期更新掉落。
*完整版。


“老魏啊……”叶修叼着烟,惆怅望天。
“嗯?”魏琛拨弄着烟灰缸。
“我们为什么还没变回去?”叶修继续惆怅望天。
“没有触发特定条件啊。”魏琛继续拨弄烟灰缸。
“你怎么知道?”叶修甩甩尾巴,用尾巴把烟甩进了烟灰缸里。
“黄少天那小子说的,”魏琛眨眨眼,“其实我挺不想变回去的。”
“因为你这样可以趴在魔女怀里撒娇对吧。”
“对。变回来之后就不行了。”
“叶修。”苏沐橙向叶修招招手。
“嗯嗯!”叶修抛弃了魏琛,稳稳跳入苏沐橙怀里。
“你为什么还没变回来?”苏沐橙苦恼的捏捏他的尾巴。
“你知道青蛙王子的故事吗?”叶修歪着头,狡黠的问。
“知道呀,哥哥给我讲过。”苏沐橙点点头。
“魏琛告诉我,想要变回来,就要得到真爱之吻。”叶修身上心脏气息愈来愈浓。
“所以呢?”苏沐橙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所以……”叶修猝不及防的一口亲了苏沐橙,“我喜欢你呀!”
苏沐橙看着小小一只的小龙逐渐变大,变为一个成年男子的模样。
“沐橙,我回来了。”长相清秀的男子揽住苏沐橙的腰,按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深情绵长,还带着一丝失而复得的喜悦。
“唔……”苏沐橙不自觉的回抱,脸颊染上些许粉红。
“你是……谁?”苏沐橙挣脱出叶修的怀抱,气喘吁吁的问。
“叶修。”叶修顺手拿起烟,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陈果开了家魔法用品店,魏琛成了吉祥物。
每当有人进店,可以见到诡异的一幕:
一只狐狸懒洋洋的趴在老板娘头上,指挥着员工。偶尔老板娘会把狐狸从自己头上拽下来,让狐狸去跑跑腿,打打杂。于是会有一只狐狸,在店里跑来跑去的忙活。
“魏琛!”陈果气势汹汹拎着魏琛的尾巴,毫不留情的把他扔出去。
魏琛叼着烟抗议:“老夫就算变狐狸也是神一样的狐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然后在陈果看过来的瞬间迅速吐掉烟,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唉……”陈果只好把魏琛抱起来顺毛,“你再这样我就不养你了。”
“不可以!!!”魏琛炸毛,“我可是神一样的狐狸!”
然后惆怅的数着陈果衣服上的褶子。
“放心,”陈果哭笑不得,“我不会不要你的。”
“嘭!”
魏琛变回来了。
陈果看着面前自带浪子气息的少年,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

“所以特定条件是什么啊?”目睹了全程的黄少天还是不明白。
“触发似曾相识的场景或状况,或者与魔女亲密接触就算过关了。”喻文州耐心的解释道。
“不对啊!王杰希哪一项都没达到!他为什么变回来了!”
“他是个bug,”喻文州笑笑,“他都开花了。”
“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竟然会开花……!我一直以为只有张佳乐才会开花……”

“张新杰!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看电视剧吗!”楚云秀死死抱住电脑,不肯离开房间一步。
“你一天有8个小时在家里看电视剧,而且部部都是狗血八点档,这样对身体不好,”张新杰推了推了眼镜,分析道,“所以要去晨跑。”
“可是……”楚云秀一时语塞。
“走吧。”
“你要晨跑为什么一定要拉着我?”楚云秀揪住张新杰的领子。
“走了。”张新杰直接搂着楚云秀向外走。
一小时后。
“我、我不行了。”楚云秀向张新杰摆摆手,气喘吁吁的坐在长凳上。
“预计还有10分钟就可以跑完全程。”张新杰看了看表说道。
“反正我不行了……”楚云秀瘫坐在凳子上。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开口道,“如果你跑完全程,晚上可以多看一集电视剧。”
“……”
楚云秀突然跑出去60多米远。
晚上。
楚云秀看看电视剧上的男主,又看看沙发上的张新杰,平日里的女王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张新杰,你也挺好的吗。”
少年的嘴角扯出温和的弧度。
你也很好。

“唔……为什么这么热啊……”戴妍琦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大冰块。
“地上凉,快起来。”肖时钦刚从房间出来,就见到戴妍琦在地板上不停打滚,颇有些哭笑不得。
“不……”戴妍琦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被撩起一角,露出雪白的肌肤。长腿不停的晃荡,让人心生遐想。
肖时钦不自觉的别过头,红晕顺着他的脖子一点一点爬上耳根,像极了少年朦胧的心事。
“起来。”肖时钦小心翼翼的拉着戴妍琦的手腕,把她拉起来站好。
“很热……”戴妍琦撅起嘴,整个人靠在肖时钦身上。
“你靠着我不是更热。”肖时钦把戴妍琦的身子扶正,顺便施了个魔法。
以肖时钦为圆心,半径50米以内的范围气温迅速下降,然而不出24秒,气温飙升到了35度。
“如果魔法有用我怎么会这样……”戴妍琦有气无力的滑到地板上,她觉得自己可能会融化成一团不知道什么东西。
“起来。”
肖时钦魔法棒一挥,成功的给房间安上了空调。
“肖时钦你真好!”戴妍琦高兴的扑向肖时钦。

唐柔做噩梦了。
梦中她被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追赶,有人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跑。在梦的最后,自己成功逃生,而那人却不知所踪。
“怎么了?”王杰希担忧的看着她。
“我做噩梦了。”唐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没事,”王杰希握住她的手,“只是一个梦而已。”
“这个梦……”唐柔将梦境中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王杰希的眼神深邃了几分,几次开口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说:“睡吧。”
“嗯。”唐柔乖乖躺下。
王杰希就守在唐柔旁边睡下。
第二天。
唐柔看着身边的少年,忽而一笑。
人间戏本子里说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不过如此吧。